« 上一篇

这些石头,不要钱

  朋友住在郊区,我许久没去他家了。有一天’天气极好, 我在山径上开车,竟与他的车不期而遇。他正拿着相机打算去拍 满山的“五节芒”,可惜没碰上如意的景,倒是把我这个成天 “无事忙”的朋友给带回家去吃中饭了。

  几年没来,没料到他家“焕然一旧”。空荡荡的大院子里 如今有好多棵移来的百年老茄冬’树下又横卧着水牛似的石头, 可供饱饭之人大睡一觉的那种大石头。

  我嫉妒得眼珠都要发红了,想想自己每天被油烟呛得要 死,他们却在此与百年老树共呼吸,与万载巨石同坐席。

  “这些石头,这些树,要花多少钱?”

  “这些吗?怎么说呢?”朋友的妻笑起来,“这些等于不 要钱。石头是人家挖土挖出来的,放在一边,我们花了几包烟几 瓶酒就换来了。树呢,也是,都是人家不要的。我们今天不收, 它明天就要被人家拿去当柴烧。我们看了不忍心,只好买下来救

  梦幻花边性感小妞花木衣世.2 13.jpg

  它一命。”

  ?来他们夫妇在办老树收容所了。

  “怎么搬来的?”

  “哈,那就不得了啦!搬树搬石头可花了大钱,大概要 二十万呢!”

  真不公平,石头不要钱,搬石头的却大把收钱。

  我忽然明白了,凡是上帝造的,都不要钱,白云不以斗a 求售,浪花不用计码应市。但只要碰到人力,你就得给钱。水本 身不要钱,但从水龙头出来的水却需要按度收费。玉兰花不要 钱,把花釆好提在花篮里卖就要钱了。

  如果上帝也要收费呢?如果它要收设计费和幵模费呢?果 真如此,只要一天活下来,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变得赤贫,还不 到黄昏,我们已经买不起下一口空气了。

  我躺在这不属于我的院子里,在一块不经由我买来的石 头上,于一个不由我设计的浮生半日,享受这不需付费的秋 日阳光。